警钟 | 从得志走向沉沦 黑龙江省鸡西市恒山区委原书记孔令宝腐败案剖析

发布日期:2021-01-04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34岁提拔为副处级,36岁提拔为正处级,40岁任县(区)党政正职,44岁落马。孔令宝用10年走出了自己从得志到沉沦的变奏曲。

  孔令宝,男,1975年11月出生,黑龙江省鸡西市恒山区委原书记,曾任鸡西市财政局副局长,市政府办党组书记、主任,恒山区委副书记、政府区长,恒山区委书记。孔令宝31岁当上副科长后,用6年时间就成长为正处级干部,几年后一跃成为主政一个区的“一把手”,曾是他人眼中的“政治明星”。

  2020年2月,孔令宝因发表不当言论,被免去书记职务,鸡西市纪委监委对孔令宝立案调查。2020年4月,孔令宝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审查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2020年8月,孔令宝被开除公职,2020年10月,被开除党籍。2020年11月19日,孔令宝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追缴受贿所得上交国库。

  作风跋扈搞一言堂 独断专横胡乱决策

  当一把手变成“一霸手”,群言堂变成“一言堂”,领导干部就会走上违纪违法的“快车道”。剖析孔令宝案可以看到,他不顾党性原则和组织纪律,个人决定重大事项,听不进不同意见,背后打的是谋求个人私利的小算盘。

  韩某某是装修工人,通过给孔令宝及其父母家装修时结识,后经常帮助孔家干些杂活。2017年6月,韩某某向孔令宝提出想在恒山区包点小工程,孔令宝便协调将恒山区政府车库防水工程、煤管局办公楼防水以及房顶彩钢瓦更换工程和区政府办公楼屋顶防水工程给韩某某施工,后安排恒山区保障办以竞争性谈判方式补办了招投标手续。

  三个防水工程结算金额合计为79万多元。按照《中共恒山区委“三重一大”事项决策实施细则(试行)》的规定,政府性投资超过50万元以上基础设施工程建设项目,应当由建设局、棚改办、财政局提出初步方案,经区政府常务会议研究后报请区委常委会决定。

  结算工程款时,因金额超过50万元,相关负责人请示孔令宝是否上报区常委会研究决定,孔令宝十分不高兴:“政府的事我说了算,上什么会?”为了规避集体决策,孔令宝安排分两笔支付工程款。

  疫情暴发后,2020年1月22日,分管卫生工作的副区长向孔令宝紧急汇报恒山区疫情防控工作存在的问题,并请示孔令宝迅速调配人力、物资,采取有力措施做好充足准备。

  “我看疫情没啥事,不要整得全区人心惶惶的。”孔令宝听后说,“我看天塌不下来。我老婆孩子都在哈尔滨等我回家过年,有什么事年后再说。”

  1月25日,黑龙江启动疫情防控一级响应预案。孔令宝接到通知后,不情愿地回到鸡西。到此时,孔令宝还是觉得疫情离鸡西很远,离恒山更远。他在疫情工作会议中总结发言说:“疫情没那么严重,大家该干啥干啥,该休息休息。”

  据办案人员介绍,在疫情防控指挥部指挥期间,孔令宝“晚上临睡前在黄色网站充值、购买、观看黄色视频,满足自己的低俗生活趣味。第二天上班心不在焉、萎靡不振,严重影响疫情防控指挥工作。”

  由于孔令宝对疫情防控工作不重视、不负责,恒山区确诊病例达到24人,占全市确诊病例的52.17%,成为疫情重灾区。孔令宝也成为黑龙江省第一个因抗疫不力被立案调查的党政主要领导干部。

  索拿卡要肆无忌惮 大小通吃来者不拒

  孔令宝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1998年大学毕业后进入鸡西市财政局工作。打开人生新篇章的他却并没系好职业生涯的第一粒扣子。

  孔令宝刚参加工作不久,承担全市财务人员会计电算化培训的某电脑公司为了感谢他,给了他一个信封,里面装着钱。“打开一看,500块钱,相当于我一个半月工资。”“也没人注意,我就认为这没什么,大家也许都在收这些小恩小惠。”经过一段时间思想斗争,孔令宝选择“随波逐流”。

  随着职位升迁,送礼的人越来越多。在鸡西市财政局任科长期间,孔令宝负责全市100多个单位的预算经费。每到年节,个别单位会安排财务人员拿着礼金来“拜访”,请孔令宝在拨经费方面予以关照,虽然金额不大,但让孔令宝尝到了权力变现带来的甜头。

  担任市政府办党组书记、主任后,孔令宝深感“这个职位没实权”,他挖空心思琢磨生财之道。

  2014年,哈尔滨市企业主吴某某在鸡西市施工某项目工程,为早点结算工程款,吴某某找到孔令宝。工程款很快拨付了,可吴某某却迟迟没有“表示”,孔令宝便以用车不方便为由,索要一辆价值近36万元的轿车,落在朋友名下。

  任恒山区委副书记、区长后,孔令宝觉得终于大权在握,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

  “孔令宝经常利用手中权力索拿卡要,在工作中特别注意大额资金的拨付审批,只要是没求到他的大额拨款,能不签就不签,能拖就拖。”办案人员介绍。

  虎林市某房地产公司中标恒山区“煤矿棚户区改造工程”,拨付的工程款到达区财政账户后,孔令宝拿这笔钱做起了文章。

  2016年10月,他主动约公司负责人李某某吃饭,席间以在哈尔滨市购买房产为由,向李某某“借”50万元。因为担心影响拨付工程款,李某某用水果箱装了50万元现金交给孔令宝。

  两个月后,李某某找孔令宝结算拖欠的工程款,孔令宝以找不到房屋装修公司为名,让李某某装修其在哈尔滨的房屋。李某某再次支付了71.2万元的装修费。李某某收到工程款后,还给孔令宝先后送了102万人民币、30万美元。

  30万美元刷新了当时孔令宝的单笔受贿金额纪录。他也曾担心和害怕过:“每次看到他们落马的消息,我的心就揪得慌,因为我知道我早晚也会有那么一天。”然而,在不安中度过了几个不眠之夜后,侥幸心理助长了贪欲,“只要注意些,应该不会有事的。”

  据办案人员介绍,孔令宝受贿“只要你敢给,我就敢要。大额贿赂来者不拒,小额贿赂也从不嫌弃。”在任恒山区区长、区委书记期间,小到一条围巾、一件衬衫,他都一一笑纳。

  抽名烟喝好酒坐豪车 生活追求奢靡享乐

  从31岁当上副科长后,孔令宝把“挣多多的钱,吃喝用不愁,住豪宅开好车”作为人生信条。据他的同事介绍,这位年少轻狂的区委书记日常生活很讲究档次。

  孔令宝坐车讲究“场景”。在鸡西市,根据不同需要备有轿车、越野车、商务车。公务出行要坐迈腾、个人出行要坐奥迪、家庭出行要坐商务、下雪路滑要坐越野。截至案发,孔令宝控制、使用的车辆共6辆,修车费用均由公款处理,加油卡均向他人索要。

  2017年6月,孔令宝到哈尔滨参会,以“出行不方便”为由向某米业公司老板卢某某索要新款丰田牌埃尔法商务车一辆。价值119.7万元的车到手后,孔令宝又向卢某某提出再给5万元的加油卡,卢某某不得不一并奉上。

  孔令宝抽烟讲究“派头”,只抽“云烟·印象”,理由是比中华烟贵,市面上少见,符合他作为地方主官的身份。办案人员介绍,孔令宝经常在桌上摆着一盒“云烟·印象”,用来“引导”送礼人。

  他对高档酒也情有独钟。办案人员在他的车库里发现了满满一面墙的高档名酒,整箱的各类酒共计518瓶。2019年8月,在全省开展煤矿关闭整合工作期间,孔令宝把某煤矿老板王某叫到办公室聊天,指责对方送的茅台酒是假酒,“请重要客人吃饭时才发现,当时整得我很尴尬。”王某马上心领神会,给孔令宝送来2箱茅台酒。

  孔令宝平时喜好打乒乓球、台球,虽然球技不高,但是打球场所必须要高档次。

  孔令宝利用手中权力,长期免费借用一个活动室打球。他嫌活动室条件简陋、年久失修,又舍不得自己花钱装修。要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想要进入恒山区开展业务的某公司主动请缨装修。

  半年后,孔令宝兴致勃勃地参观装修豪华、功能齐全的新球馆。运动区摆放有自动发球机、品牌台球桌;有淋浴区、茶艺区,摆放高档沙发、茶具、香炉、电视机等,娱乐区还设有麻将桌。

  “钱是个好东西,对于自制力差、有贪念的、丧失理想信念,追求浮华生活的党员干部却是致命的东西”,身陷囹圄的孔令宝认识到,贪欲把自己送上了不归路,他在忏悔书里写道,“我后悔呀,我恨呀,恨我不知足,恨我没有把握好,才会有今天的结局,我正值壮年之际,正值韶华之际,却要在狱中虚度光阴。”

  孔令宝写下的忏悔发人深思,令人警醒。(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冯国刚 通讯员 单虹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