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商】3024辆纯电动公交车背后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6-06-16  来源:深圳商报

  3024辆纯电动公交车背后的故事

  ——创新引领东部公交走出一条采购“阳光路”

  2016年4月12日0时30分,深圳市东部公共交通公司(以下简称“东部公交”)办公地龙岗中心城天汇大厦11楼灯火通明。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深圳联交所”)组织进行的《东部公交3024辆纯电动公交客车更新解决方案》公开招标项目,就在评审现场公布了结果。22位专家经过近15个小时紧张有序的评审,5个标的评审最高得分全部由深圳比亚迪取得。3024辆!这个结果成就了比亚迪全球单笔最大的纯电动客车订单。

  此次招标,东部公交创新采用“混合租赁+回购常规公交车”模式,并委托深圳联交所进行公开招标,既完成年内公交纯电动化的投放任务,实现轻资产运营,同时也妥善解决了常规公交车退出营运后的资产处置问题,有效地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通过委托第三方进行公开招标,从结果看,东部公交大幅降低了公交车辆采购成本;从过程看,多方均在阳光下进行参与,透明度很高;从监管看,流程严谨,优化资源配置,深圳市国资委对此较为满意。东部公交逐步将大宗采购任务,委托给市国资委下属平台企业深圳联交所,在国企采购提质增效、促进廉洁从业、营造风清气正社会环境方面做出了积极探索,为国企大宗商品采购阳光化运作起到了试点示范作用。

  记者近日前往东部公交、深圳联交所和市国资委采访,了解更新3024辆纯电动公交车背后的大宗采购故事。

  为何要委托第三方采购?背后有故事

  东部公交主营业务包括公共汽车客运、汽车租赁、汽车修理、广告业务等。截至2015年12月,公司有员工1.6万人,各类公交场站129个,公交线路232条,营运车辆5504台。

  东部公交公司采购业务量大,设有专门的采购中心。谈到这次“大手笔”的采购,原分管采购业务的营运部经理孔国强向记者娓娓道来:“市委市政府计划2016~2018三年内全面完成公交纯电动化,东部公交在2015年采用混合租赁模式率先投放1665台纯电动公交车基础上,年初伊始,东部公交董事长张守军就着手抓早抓好,合理安排时间进度,年底前要完成纯电动车辆的实质性投放。”对于委托第三方采购的事情,他说:“其实,从2015年12月起,公司的大宗采购合同到期的,就已经全部委托给联交所了。”

  公司采购中心副主任香文辉在一旁补充:“自从去年年底委托联交所进行轮胎采购之后,润滑油、尿素、刹车片、蓄电池、车载GPS及监控设备……都交给联交所来做,现在一共完成了10多项公开招标项目,效率很高,减少人为干扰,获得社会各界好评。”

  故事要从公司“一把手”张守军董事长说起。2014年,东部公交划归市国资委直管后,张守军经常和市国资委所属其他单位的负责人一起学习、开会和交流,其中就有深圳联交所董事长叶新明。张守军了解到,联交所作为产权交易机构,在从事企业产(股)权以及其他资源类、权益类资产交易方面积累了成熟的经验,操作企业大宗物资采购具有多重优势。加上对国资监管要求的深入学习,张守军对公司采购业务管理进行了系统地思考。

  2015年10月的公司党委会议上,委托联交所招标采购的议题上会讨论,得到党委委员一致认可。大家认为,集中采购是企业控制经营成本的关键环节,虽然东部公交公司已有一套完整的采购制度,有健全的招标体系和监督制度,但是只要是自行招标,就会有供应商公关的可能,不利于保护从事相关工作的干部。同时,每当公司有提高产品质量、性能和价格要求的时候,要么说情的人很多,推进阻力很大,要么推进时可能会触动到现有供应商的利益,即便做到再公平、再透明,都有可能引发他们对公司招标工作的质疑和投诉,甚至还升格为对个人的怨气和报复。

  于是公司决定“试水”第三方平台,借助专业力量进行轮胎公开采购,东部公交与深圳联交所开始了初次合作。对此,深圳联交所也非常重视,叶新明带领业务主管一同前往东部公交进行项目前期调研。

  轮胎属磨损件,也是重要的安全件。车辆在营运过程中对产品质量要求高,公司对售后服务的要求也很严格。在双方共同努力和积极配合下,联交所最终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跟踪该项目的东部公交采购人员表示,这次委托第三方采购不仅减轻了东部公交采购人员的压力,在降低成本方面的优势也得到了体现,轮胎采购单价最多下降了约10%,企业利益得到了保护。东部公交在第一次合作中尝到了“甜头”——采用委托第三方招标采购的方式,成功进行了招标,并且一揽子解决轮胎使用过程中的质保问题和售后服务。

  “美好结果”产生于竞争

  自轮胎采购之后,东部公交委托第三方采购工作稳步推进。2016年3月,经过充分研究和慎重决定,东部公交将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采购,继续委托深圳联交所组织公开招标,最终中标价格44.66亿元(含财政补贴),比原计划标的总额下降1.53亿元。

  孔国强谈起这次采购给公司带来的“好处”时喜笑颜开:一是采用混合租赁模式,买车不用去银行贷款,减轻了公司资金压力;二是这种模式对供应商提出了很高的实力要求,可以为8年顺利履约提供保障;三是利息优惠多,通过银行融资贷款利率一般要上浮,但比亚迪融资平台在基准利率上进行下浮,利息还可以推迟几个月支付;四是公司对车辆运行质量和安全有考核,厂家交保证金,还要提供技术保障……”

  “通过竞争能直接提高性价比,”孔国强认为,现在这些“美好结果”都是竞争带来的。通过联交所的信息平台,本次招标吸引了全国13家供应商,最终8家意向供应商缴纳了保证金。这些供应商都是国内几家比较有实力的纯电动车生产厂家和其代理商。东部公交在制定《采购文件》过程中,对5个标的车辆最高限价在2015年采购价格的基础上进行下浮。没想到,最终成交价与预算比还下降了7.82%,其中下降最大的一个标的达到31.03%。

  值得一提的是,东部公交目前还有1922台常规公交车尚未到报废期,但更新时又需要退出营运,东部公交在《采购文件》中提出,新车采购价格与旧车回购价格完全分离,旧车由中标供应商按照评估值与账面净值孰高原则进行回购。最终中标的比亚迪公司接受了这样的方案,回购了这批车辆。这样一来,就妥善解决了国有企业资产处置难题,确保东部公交国有资产的保值。

  市国资委监督稽查处负责人认为,本次采购,东部公交只提技术标准和工艺要求,事先不指定任何品牌配置,从源头上防止采购不规范行为出现,保障经营管理更加透明,同时很好地利用了市场的价值发现功能,有效降低采购成本,维护了国有资本权益,因此称得上是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

  4月16日,东部公交受邀参加汕尾“比亚迪陆河工业园一期投产暨首台电动大巴下线仪式”,并向省、市主要领导介绍以“混合租赁+回购”的方式,完成3024台纯电动客车采购项目,当场得到大家的肯定。汕尾市领导表示,将借鉴东部公交经验大力推广纯电动客车。

  一个月内紧张有序完成公开招标

  这笔标的总额近45亿元(含财政补贴)的采购项目,也创下了深圳联交所“最大的”纪录。时隔一个月,说起3月到4月初紧锣密鼓完成的这笔采购,联交所研究发展中心总经理刘瑄还觉得很“惊心动魄”:从委托到公开发布信息,到实施招标,再到确定成交供应商名单,整个采购工作从启动到完成,前后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如何保证采购工作的公开、公正、公平,如何做到操作过程规范透明,联交所和东部公交都面临重大挑战。

  接到项目通知后,联交所立刻召开会议,倒排工作时间表,发布采购公告,接受意向供应商咨询报名。4月1日,联交所与东部公交共同举行项目答疑会,对各报名企业提出的所有问题,进行了现场答疑并出具了书面回复,为企业顺利应标提供帮助。在把控风险和保密工作方面,联交所做足了功课。为保证专家的专业技术水平,联交所特地借助市政府采购专家库的力量,随机抽取了14名外部专家参与评审。

  4月11日,是开标评标的日子。这是紧张忙碌的一天。

  上午8时到9时,三项工作同步进行——为确保外部评审专家名单保密,市政府采购中心9时才将外部专家的抽取名单通知到联交所,被抽到的专家各自赶往刚刚通知的评标地点;东部公交8时召开党委扩大会,审议并确定采购项目的评审办法;东部公交将纳入公司评审专家库范围的44名营运、技术管理干部集中在公司一楼会议室,9时通过现场抽签确定内部评审专家。所有的工作都是为了防止意向供应商的事前公关行为。

  9时30分,内外部专家签到后,手机立即被收走,由监督人员集中保管。期间评审专家不得私自使用电话,中餐晚餐都在评审现场解决。东部公交纪检室和联交所稽核部人员在评审现场监督,2部摄像机全程录像,任何专家都没有私下和外界联系的机会。

  《评审办法》在专家评审会开始后当场拆封。为让评审专家了解车辆的制造工艺水平,这次评审专家须先看样车,然后再回到会议室查看文件。为保证评审的专业性,22名专家分成两组进行,专家的评分工作均为独立完成,东部公交仅派出后勤保障人员,陪同专家去现场查勘样车。整个评审过程中,样车厂家的代表均被隔离,东部公交的高层领导也均未出现在评审现场。

  评审结束,已是4月12日0时30分。于是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4月14日,东部公交公司3024辆纯电动公交客车更新解决方案公示结束。公示期间,未收到任何书面投诉文件。

  市国资委监督稽查处一位负责人认为,金额如此大的采购没有收到一份投诉不容易。

  阳光采购保护干部促进廉洁从业

  在公司采购中心副主任香文辉看来,联交所作为专业平台,制度、流程设计的确很专业,让他体会更深的是,联交所作为第三方,没有利益牵连,为了“公开、公平、公正”,在认真坚持原则这件事上把握得非常好。

  比如,纯电动大巴采购刚结束,联交所又收到了东部公交2016~2019年度工装采购委托。近1.62万名员工各类型工种的工装,仅模特就摆放了200多个。其中一家意向公司使用了“无头模特”,联交所当场判定失效。因为招标文件写得很清楚,要求是“全身模特”,使用“无头模特”会产生“标示”的嫌疑。

  “这也是反腐需要”,孔国强接着香文辉的话说,招标工作环环相扣,有一个环节没注意好就会出现漏洞,容易产生腐败。孔国强认为,把采购交给第三方来做,不仅可以做到质量保证性价比高,也能割裂利益链,避免我们的干部产生侥幸心理,进而犯错误。

  “阳光采购,保护干部。”孔国强说。

  市国资委监督稽查处负责人对此持同样的看法。根据群众信访举报和日常检查,该处在国企招标采购管理中也发现过一些问题。针对企业制度建设比较薄弱、监管依据不足的情况,市国资委2014年出台了《关于加强市属国有企业招标采购综合监管的指导意见》(以下称《指导意见》),对“擅自设立保护性招标条款”、“与投标人或供应商串通”等明确了责任追究情况。

  “招标采购是企业经营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反腐倡廉、提质增效的关键环节,”市国资委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产耀东说,市国资委2015年以来加强了对《指导意见》执行情况检查,规范市属国企招标采购行为,避免内部互相猜疑,营造风清气正的环境。据了解,市国资委下属的深圳投控公司,已全面要求控股企业通过第三方平台公司进行采购。实践证明,此举有利于促进国企人员廉洁从业。但考虑到采购涉及到企业生产经营,从国企改革简政放权和企业市场化自主经营的角度出发,市国资委目前没有强制要求所有的市属企业通过平台公司集中招标采购。

  “东部公交主动通过深圳联交所进行采购,为市属国企试点通过平台公司完成采购做出了积极有益的探索”,产耀东表示,根据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相关文件要求,结合深圳实际,市国资委将按“事前制度规范、事中加强监控、事后强化问责”的监管模式,做好市属国企大宗物资集中招标采购相关工作,鼓励指导企业从先试点到全覆盖,稳步推进市属国企在国资系统现有平台开展大宗物资集中招标采购。(彭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