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商】综合监管社区股份公司有座“烽火台”

发布日期:2017-05-25  来源:深圳商报

  综合监管社区股份公司有座“烽火台”

  “四个平台”建设抓住基层党风廉政建设牛鼻子

  深圳有1046家股份合作公司,资产总额达1588.9亿元。他们掌握的集体土地资源,面积达384平方公里,约占深圳辖区面积的19%。在土地资源稀缺、高房价高房租的背景下,掌握着不少物业出租、土地开发等资源的股份合作公司,成为利益聚集地,也成为反腐败的聚焦点。

  “以前大队书记好威风,现在我们威不起来。”龙岗区爱联社区爱联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邓小兵说,出去吃饭宁可自己埋单,也不愿意要公家出钱。“太透明了,吃个饭,国资委、纪委、股民都看得一清二楚。”

  “我算过,吃个2000元的饭,入账要7个人的签字。” 宝安区上合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黄国兴也有同样的感受。

  深圳商报记者近期在宝安、龙岗、坪山采访时了解到,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感叹,没有以前“威”了。这是综合监管“四个平台”建立之后带来的细微变化:董事长们时刻感到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

  集体资产交易平台、集体资产管理平台、财务实时在线监管平台、出国(境)证照电子监管平台,这“四个平台”用“制度+科技”的手段,规范股份合作公司的经营管理,不仅带来经济效益提升促进集体经济发展,也为股份合作公司反腐败搭建一座烽火台,构建起基层党风廉政建设的第一道防线。

  股份合作公司掌握大量“三资”

  改革开放后,在“三来一补”(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件装配和补偿贸易)经济的哺育下,世世代代在这片土地的村庄和村民,过上了“两租”经济的日子。“两租”是指村集体出租厂房,村民出租私人房屋。2004年,深圳进行城市化转制,原特区外27万农民办理农转非,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改制为社区股份合作公司。

  股份合作公司掌握的资源、资产、资金(简称“三资”)是惊人的。

  以宝安区为例,248家股份合作公司,股民7.43万人,截至2016年12月,全区股份公司账面资产总额为564.29亿元,物业面积3418.3034万平方米,人均集体分配约4.4万元。

  村变社区,村民变股民,身份发生了变化,财富也加剧膨胀,然而股份合作公司的管理经营模式却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被称为洗脚上田的村民,还用他们熟悉的方式管理“三资”,“家天下”的思想占主导地位,家长制作风现象盛行。对是不是规范管理、有没有信息公开、能不能适应需要,都不太“讲究”。

  由此,“老大说了算”的弊端显现出来。从案件公布情况看,公章合同随身带,饭桌上说签合同就签者有之;厂房租金不入账,占为己有者有之;不召开股东大会,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者有之;证照管控松散,经常前往境外赌博者有之;资金账外运行,个别董事长卷款跑路者有之。

  2005年以来到2016年初,深圳共查处社区股份公司案件180多宗,其中社区股份公司董事长违纪违法案件占比近一半。据统计,仅十八大以来,深圳就立案查处社区公司董事长70人。

  案件易发引起重视

  2017年3月初,宝安区纪委公布了一起股份合作公司工作人员典型违纪案。

  2010年至2013年间,黄麻布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罗某等人与某房地产公司老板许某,大搞“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在合作开发土地的签订协议、厂房拆迁、款项拨付等各个关键环节,许某分六次向罗某送现金达数百万元。

  宝安区纪委认为,此案暴露出了基层社区集体经济管理中存在的问题。

  从外部环境看,深圳土地资源日趋稀缺,面对巨大的开发建设收益,一些房地产老板以金钱开路,“围猎”社区干部尤其是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千方百计拿到城市更新项目。土地合作开发工程量大、利润丰厚,为权力寻租提供了土壤。

  从社区自身治理看,社区公共资源交易不规范、不透明,为权力寻租提供了空间。长期以来,相关制度不规范,各股份合作公司土地开发项目的招投标方式和操作流程五花八门,加之信息不公开,缺乏监督,为腐败行为留下了空间。同时,“一把手”权力高度集中,为权力寻租提供了便利。在社区土地开发和旧城改造过程中,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手握大权,合作对象选定、拆迁补偿、合同签订、工程验收等各个环节,都需要董事长点头同意。

  “三资”事关居民、股民的发展根基和切身利益,股份合作公司制度不完善、运作不规范、监管不到位,导致集体经济管理在资源交易,资金、台账、人员的管理方面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从而影响居民收入和社区稳定。股份合作公司高发腐败案,造成社区干群关系紧张。股民上访,给社会管理带来了压力。

  果断纳入监管

  结合省市对“三资”清查摸底、规范管理的要求,深圳早在前几年就着手对股份合作公司进行规范管理。

  2013年9月,深圳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推进股份合作公司试点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加快股份合作公司的转型发展、完善规范监管、实行政企社企分开、加大扶持力度和探索股权改革。同期,市纪委等六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股份合作公司资金资产资源管理的意见(试行)》,提出建立完善集体经济阳光管理服务系统,重点是把“三资”台账、“三资”交易、重大事项监管等纳入管理。

  把股份公司的治理,作为基层治理重点来抓,深圳各区开始各自的探索。

  龙岗区纪委常委毛冬宝告诉记者,由纪委牵头把股份合作公司的事情“管”起来,刚开始董事长们有顾虑,有抵触情绪:办什么事情都要上报,办事效率是不是会低?股份公司的商业秘密会不会泄密?是不是把事情搞复杂了?

  “推进工作没那么容易,你看看我头发就知道了。”龙岗区爱联股份公司董事长邓小兵笑着对记者说。

  坪山区沙湖股份合作公司总经理钟锡坚一语道出心里话:“坦白说,刚开始觉得这有点把我们当做‘贼’,接受不了,我只是‘村长’而已,又不是国家干部。”

  “我们有办法,带着董事长们分批去佛山南海、东莞虎门这些先行改革的地方,学习、考察、上课,换一换思想。”坪山区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徐海波说。

  “由区委授权,区纪委负责三件事情:总协调——牵头研究目标、分解任务、定期检查;定规矩——制定制度管事,职能部门落实,纪委监督到位,但职能不越位;解难题——不愿意干怎么办,纪委来做思想工作。”徐海波这番话,把纪委和政府职能部门的分工说得很清楚。

  “四个平台”破题

  2015年3月18日,坪山区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迎来了第一笔股份合作公司的物业交易。位于坪山办事处田头社区马安岭路的集资1栋、11栋、12栋厂房进行续约交易,甲乙双方在新区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签订了租赁合同。这笔交易打破了原有股份合作公司集体资产交易自操自办的模式,推动了社区“三资”进入平台交易的进程。

  2016年4月14日,坪山集体经济综合管理系统启动上线,这个系统包括集体资产管理平台、集团资产交易平台、股份合作公司财务监管平台、出国(境)证照监管平台。

  ——集体资产管理平台,以各股份合作公司的资产清查结果为基础,对集体厂房、商铺、宿舍、土地等资产资源进行梳理,将资产名称、位置、现状、照片等基础数据全部录入平台。

  ——集体资产交易平台,将“两类用地”土地使用权、建设工程招投标、货物和服务采购、集体物业出租等纳入平台,确保资产交易在立项审批、信息发布、结果公布等环节的规范化、信息化和透明化。

  ——股份合作公司财务监管平台,对股份合作公司资金、票据、合同、固定资产、收益分配等8个重点方面,通过平台集中会计核算,由街道办事处财管中心负责代理记账,由区、办事处二级对公司财务进行实时监管,平台与银行系统实时对接,从而掌握各账户资金动向,一旦发生异常变动就自动报警。

  ——基层干部出国(境)证照监管平台,将社区综合党委书记、副书记、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和居民小组长等关键岗位人员因私出国(境)证件,统一录入平台管理,实行全区联网实时监管。这些人员去过哪里、什么时候去、什么时候回、哪里审批、哪里备案,一目了然,有效防止了相关人员擅自离境。

  坪山“四个平台”建设,为股份公司管理破题。“监管系统把制度要求变成程序,不按要求走程序,交易就没法往下进行,以此倒逼股份公司依规办事。”徐海波说。

  董事长们有话说

  宝安区的探索也有声有色。

  2015年,宝安区纪委开发了“股份合作公司智慧廉政监督信息系统”,将股份公司物业招租、建设工程施工招标、城市更新与土地开发、大额资金支出、对外担保等10项重点事项流程纳入系统,实时将有关信息录入,进行动态管理。

  2016年7月,区纪委监察局联合区集体资产管理办、区采购中心,开发建成了宝安区社区集体经济管理服务平台,下设集体资产交易、集体资产监管、财务监控、出国(境)证照和股权管理等四个系统,并与前述智慧廉政监督信息系统实现对接。

  具体来说,社区集体资产交易项目全部在股份合作公司智慧廉政监督信息系统上发起,完成前期民主决策程序和街道办审核备案,再申报至“集体资产交易系统”,由其分拨推送到相应的交易机构完成交易。其中,物业出租和集体用地开发与交易,推送到“深圳市联合产权交易所”进行交易,建设工程招投标推送到“区工程交易中心”进行招标,货物与服务采购则推送到“区采购中心”进行采购。

  “刚开始股份公司觉得录入信息麻烦,录完历史数据之后,现在只要产生一笔录一笔,他们还是比较支持,主动性提高了。”宝安区集体资产办监督管理部负责人高佳林向记者表示,股份合作公司自身也有规范管理的需要,董事长管不过来,这套系统还帮了他的忙。

  “有一家股份公司因为管理不到位,出纳挪用款项,董事长、财务主任被责令辞职,几位董事被党纪处分。新任负责人对录入信息非常重视,有一笔录一笔。原来这家公司的投诉很多,现在情况好多了。”

  “对规范的股份合作公司来说,有这个平台是好事。看起来是盯着你,实际也是在帮助你。”上合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黄国兴告诉记者,村里人多,涉及大工程和房地产合作项目,如果没有这一套流程,不管你怎么做,就算有八成人支持你,也还有一成二成的人多多少少怀疑你。通过政府平台来交易,就可以讲得很明白。

  “以前,一开大会就喊要看你开销。现在有了这个平台,大家没有那么多问题要问。” 黄国兴说,以前董事长权力太集中,外面的人都觉得搞定你就OK,什么人都来找你,以为你一支笔就搞定了,签了字犯不犯事再说。现在你搞定我没用,我签了字是违法,签了字也不算。

  “规范权力也是好事,减轻压力。老是出问题再查就迟了,这是从源头抓的做法。”黄国兴说,以前老有朋友、亲戚、各种关系来找,有人打招呼做董事长的都要听。以前我就要翻出文件给他们看,得罪朋友。有了这平台,我就可以说不是我的权限,我帮不了忙做不了主。

  说起政府搭建平台的好处,黄国兴一下子说了一大堆。

  “权力上网,请托无门”。宝安区纪委制作了一组漫画,张贴在社区里,黄国兴觉得宣传效果不错。

  股东拍手欢迎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各区在督促股份公司规范管理,都紧紧围绕“集体资产交易、集体资产管理、财务实时在线监管、出国(境)证照监管”等四方面内容开展。在信息服务和股民参与方面,龙岗区又进一步探索。

  龙岗国资委副主任彭爱民给记者详细讲解了龙岗社区集体经济管理服务网的多种功能,除了涵盖“四个平台”的内容外,还突出了服务。

  “银行账号都有登记备案,每一个账号的流水,每天都可以看到。对资金严管,不能搞违法建筑和乱投资。2万元的开支,就会弹出信号。不可能发生卷款跑路的事,连挪用的机会都没有。”

  彭爱民说,以前存在制度不执行或不到位的情况,现在通过定制开发软件,把制度要求融入到记账凭证中来。比如开支2万元,就要董事会的决议才能开支报账,用制度的刚性解决了人情。

  “系统数据来源是公司日常管理和财务核算,是实时抓取、即录即见,只要你在做账我就在看。”彭爱民说,以前只能下通知来开会交个材料给我,现在不用了。你在做账我在看,你在开会我也在看,你在做决议收租,我都在看。“物上的往来减少了,实际上更密切了。”

  龙岗区纪委常委毛冬宝告诉记者,龙岗区的平台突出了服务功能。

  毛冬宝说,龙岗区与市市场监管委合作开发,把超过20万家市场行为主体的信息,包括法院判决在内,都嵌入系统当中。“股份公司在城市更新、物业出租中,没有意识也没有途径去了解更多的信息,像租户跑人、拖租金,产生环保违法,发生经济纠纷,集体经济都会遭到损失。我们把这些信息提供给他们,减少了因为信息不对称产生的问题。”

  股份公司“三资”管理如何,有切身利益的股民最关心。

  记者在爱联社区大楼一楼大厅看到一台叫“易办事”的终端服务机器。机器有身份证读卡区,注明三资信息查询操作步骤——进入爱联股份合作公司主页面,点击“三资信息”菜单,在股民登录处输入身份证和密码,或者把身份证放在感应区扫描,登录之后可以查询资金信息、资产信息、资源信息、合同信息、租金信息等。

  爱联股份公司董事长邓小兵说,以前公司的账目大家都不太清楚,想去查询又怕麻烦,厚厚的纸质账目也不容易看懂。现在只要举手之劳,就可以随时查询,社区“三资”和合同、租金、收支账册等实时信息一目了然。

  “股民拿着自己的身份证,到终端机器上一刷,就可以看到股份公司的各个会议、决议,他们的疑问就没有了。”邓小兵说。

  “社区群众、股民有途径去了解‘三资’的各项内容、过程、结果等真实情况,推动股民从只关心分红的结果,变为参与全面监督的过程。”毛冬宝说,在维护股民切身利益的同时,也还社区干部一个“清白”,提高了干部在基层的公信力。

  继续完善任务重

  “早有这个平台就好了。”宝安区福永街道凤凰股份合作公司股东文庆科这样跟记者说。

  原来,凤凰股份合作公司参与开发的方格凤凰大厦需要采购电梯,采购通过宝安区集体资产交易系统发起交易,成交价比预算降低了30%。一笔电梯采购就省了342万元,这让他感到很爽。

  凤凰股份合作公司行政部主任文福琳说,公司招标做了初步调查,15台电梯采购预算是1290万元,通过平台招标,可选的品牌范围增加了,公司省了一大笔钱。在文福琳看来,政府搭建的平台,解决了股份公司信息相对闭塞、选择少的问题。

  记者在采访中,听到不少这样的例子。“四个平台”帮助股份合作公司“三资”阳光交易,实现了交易项目的价值发现和保值增值。以龙岗区为例,2014年以来,全区股份合作公司净资产同比增长12.26%,年度总收入同比增长37.25%,股民人均集体分配同比增长60.58%。

  以物业租赁为例,上合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黄国兴告诉记者,没上集体资产交易平台之前,一有房租信息,村里人都会来找,不给他们,他们就会怀疑你是不是收了人家“喝茶费”。结果有的人拿到物业就做二手房东,层层转包。“现在上了集体资产交易平台之后,避免了‘喝茶费’的问题,谁都有机会租到。”

  宝安区集体资产办负责人还表示,符合产业发展方向的企业,集体资产交易系统有特殊通道,优先续租权的政策将一步步完善。

  记者观察

  全面从严治党 要切实传导至基层

  深圳商报记者 彭琰

  社区股份公司的“健康”,不仅是基层反腐的需要。社区股份公司提升公司经营能力和治理水平,关乎社区经济发展,关乎城市建设和社会稳定。近年来,社区干部违纪案件暴露出值得警惕的情况。如,西乡街道黄麻布社区股份公司工作人员违纪案中,基层选举已经变成商家“长线投资”。开发商为了维护在社区的长期利益,一方面资助“代言人”参与社区换届选举,另一方面积极出钱帮助其打点关系。

  社区股份公司的监管,是社区基层治理的重要方面。在很长时间里,社区股份公司的管理人员,就是社区党员干部。他们既负责公司的经营,也负责管理社区事务。有的社区党员干部甚至在案发后还在问,为啥纪委还管社区股份公司的干部。

  “他们只记得自己是股民选出来的董事长或董事,却忘了自己同时还是名党员干部,管理的是集体‘三资’。”深圳市纪委有关负责人介绍说,社区股份公司中党员干部腐败案件多发,反映了全面从严治党的压力未能及时传导到基层。

  基层不牢地动山摇。在基层治理中,深圳采取了一系列加强党建、全面落实从严治党任务的举措,包括:施行社区党组织书记不再担任社区股份合作公司董事长,集中精力搞好基层党建工作;加强街道纪检干部力量配备等,把基层从严治党的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压到实处。深圳社区股份公司的发展探索,说明集体经济健康发展需要加强党的建设和领导,通过落实从严治党,保障权力规范运行,才能确保“三资”安全和社区稳定,才能保障社区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记者 彭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