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工作邮箱
站内搜索:
所在位置:首页 > 廉通港澳 > 我看廉署 > 正文
  1. 我要举报
  2. 来信请寄:
    深圳市纪委信访室
    邮编:518028
    来访请到:
    深圳市福田区上步中路1008号
    举报电话:(0755)12388
  3. 其他举报网站

加快建立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腐败治理理念

  香港,有东方明珠的美誉,是一个自由开放,功能齐全的国际贸易和金融中心,也是国际和亚洲地区主要的交通枢纽,市场经济发达。自1974年香港廉政公署成立以来,经过四十年的不断努力,香港已经成为世界上廉洁程度较高的一个地区。正如香港廉政公署所称的:“香港,胜在有你和ICAC。”在香港廉政公署成立四十周年之际,我有幸参加了市纪委和市人社局组织的“香港廉政监督和预防腐败工作专题调研”,对香港廉政公署治理贪污的成功经验进行了学习。固然,由于政治架构和社会体制不同,廉政公署很多成功的经验难以一时复制到大陆,但是两地同为市场经济,廉政公署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成功防治贪腐的理念是我们值得学习,并可以运用于指导我们具体工作的。

  一、从社会治理的角度提出腐败是一个社会问题

  按照香港学者的分类,一个社会的腐败程度大致可以分为三级:第一级是社会存在零星的腐败现象。第二级是社会存在较多的腐败问题,但腐败行为还是处于隐秘的状态。第三级是社会存在较为普遍的腐败问题,并且腐败已经成为公开的、有组织的行为。1974年香港廉政公署成立以前,可以说香港社会的腐败问题已经达到第三级,其突出的表现就是香港警队普遍、公开存在的腐败现象。到达这一级,腐败这个社会问题就像一辆前进的巴士,巴士上面的人就是腐败的利益集团,其余的人,要么靠边站,要么登上巴士,如果要是谁想阻止这辆巴士前进,其结果就是“挡我者死”。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香港廉政公署成立以后,就充分认识到腐败是一个社会问题,因此从社会治理的角度,开展腐败治理工作,把惩处、预防、宣传深入到全香港社会的方方面面,特别是在此基础上提出的“欢迎举报”、“市民是廉署最可靠的朋友”的工作理念,为有效治理腐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二、有效工作目标——令腐败成为一个高风险的行为

  面对严重的腐败问题,怎样确定治理腐败的工作目标是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腐败问题可以彻底的消除吗?对于这一问题,多数的回答都是否定的。任何理性的人,都会承认,一个社会要彻底的消除腐败现象几乎是不可能的。那怎样确定一个合理的治理贪腐的目标呢?香港廉署为我们提供了最好的答案——令腐败成为一个高风险的行为。与我们所宣传的“莫伸手,伸手必被捉”不同,廉署所倡导的是对腐败现象的高发现率、高惩处率和腐败的高成本。香港廉署提出了所谓的“飞机理论”,为这个工作目标提供了最好的诠释。众所周知,飞机失事后乘客的死亡率非常的高,接近100%,但是另一方面,飞机与目前所有的机械动力交通工具相比,其失事率又是最低的,因此人们即使知道飞机出事会死人这样一个事实,但由于这种可能性非常小,没有人因为这种可能性的存在而放弃坐飞机。贪腐问题在这方面有同样性,如果贪腐被发现的可能性很低,甚至低于乘坐飞机的失事率,那还有谁不愿意去贪腐呢?基于这样的工作目标,香港廉署不但积极欢迎市民的举报,还主动出击,建立起自己的情报系统,尽可能的掌握多的贪腐线索。对于发现的贪腐线索,则一查到底,不设边界,一直到一个案件线索价值用尽为止。对于贪腐做涉及的财产,不仅通过罚款的形式,还通过没收充公的方式,对贪腐者所获经济利益全部剥夺,切实做到除恶务尽。

  三、独立的监督体系必不可少

  西谚云,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随着我国反腐败工作的不断深入,这个观念已经深入人心,得到普遍的认同。那何谓绝对的权力?从实践来看,一项权力的运用如果在其效力所及的领域之内,没有任何实质的制衡和约束,就可以称之为一项绝对的权力,因此可以通俗的说,所谓绝对的权力实际就是不受监督的权力,没有制衡和约束的权力。监督的关键是什么呢?监督的关键是独立。监督权如果不独立,甚至制约于被监督的权力,则这样的所谓监督,是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香港警队在廉署成立之前,所实行的制度与现在差不多,但是确是腐败最严重的地方。当时也有监督部门,设置在警队内部的监察室。结果监察室不仅没有起到应有的监督作用,反而成为警队中最腐败的部门。廉署成立之后,警队的制度未变,但在廉署的努力之下,香港警队已经转变成一只为香港市民服务的队伍。为何同样的制度,有无独立监督体系,其廉洁程度完全不同呢?这就充分的说明,独立的监督体系,对于实现理想的监督效果是多么重要。

  四、建立科学合理的公务员薪酬体系——不用贪

  “不敢贪”、“不能贪”、“不想贪”,这三个“不”是我们最近常常提及的,也可以说是当前治理贪腐问题的几个着力点。于此相同,香港廉署也是按照这几个方面来开展防治贪腐的工作。但是,香港还提出了一个我们没有、甚至不敢提出的观点,就是“不用贪”。不用贪不是高薪养廉,而是够薪养廉。香港甚至把这个“不用贪”,提到很高的高度,认为不用贪是前面三个“不”的基础和前提。这是符合香港自由市场经济的实际情况的。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不再包揽一切,一个人的生活质量和生活状况,很大程度取决于其获得的经济收入。如果公务员普遍处于一个缺钱用的经济状况,如果公务员大部分都生活在社会平均生活水平以下,那么很难想象可以建立起一支廉洁奉公的公务员队伍。特别是在大陆,公务员都是千里挑一、百里挑一选出来的,属于同龄人中的精英,他们理应得到和他们的才干相称的薪水。只有建立健全公务员的合理薪酬体系,实现够薪养廉的目标,才能从源头上有效的预防腐败。(黄超龙)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