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工作邮箱
站内搜索:
所在位置:首页 > 廉通港澳 > 我看廉署 > 正文
  1. 我要举报
  2. 来信请寄:
    深圳市纪委信访室
    邮编:518028
    来访请到:
    深圳市福田区上步中路1008号
    举报电话:(0755)12388
  3. 其他举报网站

借鉴香港反贪理念,加大惩治腐败力度

  理念一:诚信在反腐倡廉教育和和谐社会建设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基础性作用。香港廉政公署前副专员、执行处处长郭文伟先生在课堂授课中曾讲述过这样一个案例,廉政公署的一名从事情报信息分析的女性工作人员,曾以欺骗医生的手段获得两个月的病假,案发后该名工作人员不但被香港廉署予以辞退,而且还以涉嫌诈骗罪被律政司提起检控。法庭经审理认定该工作人员的欺骗行为极大地损害了香港廉署的良好声誉,对其判处监禁20个月。该案例在大陆地区看来匪夷所思。对于香港另一重要纪律部队——香港警察而言,诚信的品质亦是衡量警员的首要标准,正直和诚实始终被置于香港警队价值观的首要地位。由此,我们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经过长时间的教育和沉淀,诚信已成为香港社会的安身立命之本,在个人诚信问题上绝不容许出现点滴差错。再反观我们自身,我们从未从根本上重视过诚信问题。无论是对于政府公职人员,还是从社会普通市民层面上,诚信问题似乎只是无关紧要的个人性格问题,而从没有站在社会层面上被过多地思考和关注。其实,从整个社会建设的角度出发,诚信的基础性地位是毋庸置疑的。如果一个人、一个社会不把诚信问题作为底线原则,那么就会出现各种心存侥幸、各种铤而走险,那么发生任何有悖道德、违法乱纪的行为,都不足为奇。香港社会也正是看到这一点,才始终在理念宣传、社会建设中将诚信置于基础性地位。因此,在未来反腐倡廉教育、和谐社会建设中,我们应切实借鉴香港的这一做法,将已被忽视的诚信教育重新凸显出来。

  理念二:对腐败行为的“零容忍”,应切实成为全社会的普遍共识和行为准则。对腐败行为的“零容忍”,已成为香港每一位市民的防贪理念。香港在打击贿赂犯罪的历史上,涉案金额最小的一宗案件,是一名医生因收受病人家属一个5元港币的“红包”而最终获刑。该案是香港社会对腐败行为“零容忍”的真实写照。不仅如此,香港从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的角度出发,将“零容忍”的防贪理念宣传和教育,覆盖于社会的每一个层次和角落,正如香港廉政公署的防贪宣传片所言:“唯有一个廉洁的社会,才能保证公平的机会”。党的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对腐败行为要“零容忍”,体现了新一届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对惩治腐败行为的魄力和决心。从当前的办案实践和社会普遍心态中看,我们离将真正实现对腐败行为的“零容忍”还有不小的距离,仍有相当的工作需要进一步加强。当前,可重点从以下两个角度加大工作力度:一是切实加大对行贿犯罪的追究力度。近来媒体经常报道,一些社会老板“罪”而不罚,犯罪成本为零,甚至行贿犯罪后仍然当着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当前社会确实存在着“重受贿、轻行贿”的现象,甚至有些行贿人“二进宫”、“三进宫”、“几进几出”。这与我国《刑法》的立法本意是违背的。二是进一步做到有案必查、执行必严、违纪必究。目前,“选择性”办案在个别区域、部门仍有土壤,中央纪委近来明确提出要坚决杜绝这一现象,就是要从根本上落实“有案必查”、“执行必严”、“违纪必究”的要求。办案实践中应排除任何掣肘的因素,不留任何借口对腐败行为降低标准、放松追究。

  理念三:要让腐败行为成为高风险犯罪,切实形成“不敢贪”的高压态势。其实,该理念与对腐败行为“零容忍”的反贪理念是一脉相承的。如前文所述,香港在打击贿赂犯罪的历史上,仅仅因为收受了一个5元港币的“红包”而最终获刑,这也是在香港社会腐败行为高风险性的真实体现。香港法律虽然对腐败行为的最高刑罚仅为“坐牢10年、罚款100万港币”,与大陆刑法规定的受贿行为最高刑罚死刑、行贿行为最高刑罚无期徒刑有着很大的差距。香港社会认为,贿赂不单单是犯罪问题,更是一个社会问题,应该从社会的角度去研究解决,“坐牢”和死刑不是解决腐败问题的根本方法。当然,死刑的巨大震慑力是毋庸置疑的,但香港社会更注重通过对发现的每一宗腐败行为的查处,来提高腐败的高风险性。如同香港常说的“坐飞机理论”(每个人都知道坐飞机都有生命危险,但不影响选择坐飞机来出行),香港社会认为,净化社会风气,加重刑罚不如“零容忍”查处腐败行为更有效,哪怕是非常微小的腐败行为。对照我们当前的惩治腐败工作,这一理念应该得到更好地借鉴和贯彻。鉴于国家立法问题的全局性和严肃性,我们可从从严执行党纪政纪的角度入手,切实提高腐败行为的违纪成本,加大对一般违纪行为的惩处力度,在全社会真正形成“手莫伸,伸手必被捉”的“不敢贪”的高压态势。

  理念四:调查队伍、调查手段的专业性是打击腐败行为不可或缺的制胜法宝。香港廉政公署的专业性在全世界反贪部门名列前茅。其首先是调查队伍的专业性;负责打击腐败行为的执行处下辖多个调查小组,每个调查小组专司一个领域腐败行为的调查工作,如海关、警察、金融机构、工程建筑等;此外,执行处设有专门的情报搜集小组、审计小组等专业性极强的专门队伍。其次是调查手段的专业性;香港法律赋予了香港廉政公署极大的调查权力,在查处腐败行为时可采取跟踪、监听、秘密监视、卧底、诱捕等调查手段,其专业性甚至远高于香港警队,极大地确保了打击腐败行为。鉴于香港与内地立法和体制上的区别,短时间内我们无法在调查手段、调查措施上能达到香港廉政公署的水平,但这不影响对我们现有惩治腐败工作的产生启示:一是要进一步各革除部门利益“藩篱”,整合纪委监察、检察、公安等专有机关的办案资源,切实攥成一个“拳头”,形成办案合力,在现有体制的框架下最大程度地“强强联合”,发挥各自优势;其实,整合办案资源在很早时期就被反复提出,只是在现实落实中不甚理想。二是进一步加大提高办案人员专业性的意识,逐步锻造一支高专业化的办案队伍,改变目前办案实践中“外行”查处“内行”的窘迫现状;该工作目标可从形成专门的审计小组入手。(任凤允)

延伸阅读: